邊境民警:腳下每一寸土地都寫著“忠誠”

發布時間:2020-01-02 15:01 來源:新華網 作者:姜賀軒 楊思琪 孫曉宇 編輯:張澤南

新華社哈爾濱1月2日電(姜賀軒 楊思琪 孫曉宇)“這兒也能住人?”新年伊始,記者來到位于黑龍江省撫遠市的黑瞎子島邊境檢查站,不敢相信眼前這間十來平方米的板房,就是王鴻峰和李朝的駐地。

黑瞎子島地處中俄邊境,屬于“一島兩國”。王鴻峰和李朝是黑瞎子島邊境管理大隊兩名“90后”見習民警,從去年開始在黑瞎子島邊境檢查站工作。

檢查站位于烏蘇大橋橋頭,是進出黑瞎子島的必經之路。站內民警負責對過往人員、車輛、物品等進行安全檢查,并承擔巡邏任務。

“你手挺抗凍啊,沒變色!”王鴻峰看著自己被凍得通紅的雙手,又望了望李朝說。倆人從江邊巡邏回屋后,趕緊把手貼在電暖器上取暖。

回憶起剛來島上的情形,兩人直言心里“有落差”。駐地周圍一片荒涼,板房門窗不嚴,總是透風。“板子中間就是泡沫,不少地方被老鼠啃壞了。”王鴻峰指了指窗框處的碎屑說,“晚上睡覺,經常聽見動靜。”

雪天路滑,橋上來往車輛行駛安全隱患大,檢查站的欄桿也被撞壞了好幾次。去年底的一段監控視頻顯示,一輛大貨車開得太快,整個車在檢查站前旋轉了半圈,“如果當時再偏一點,就把檢查站掃平了。”李朝說。

在這里,他們還有一位“戰友”——兩歲多的警犬“黑喬巴”。平時,李朝負責帶犬工作,慢慢地,黑喬巴就像孩子一樣招大家喜歡。

邊境無小事。在檢查站輪班的民警李華已經在撫遠工作了17年。據他介紹,冬季江水封凍,有人試圖從江面偷偷上島,還有人想私捕濫撈,他們就會堅決制止。

盡管條件艱苦,但他們從未想要離開。李朝說:“身上穿著警服,我要對得起這身行頭!”

據統計,黑龍江省漠河市全年平均氣溫只有零下2攝氏度,最低氣溫零下53攝氏度,無霜期只有86天。作為我國緯度最高、位置最北的派出所,北極邊境派出所已經有70多年的歷史,該所擔負著173公里邊境線、2798平方公里的邊境管理區內的治安保衛任務。

賈晨翔是北極邊境派出所的一名“80后”民警。新年第一天,氣溫達零下30攝氏度,剛吃過早飯,賈晨翔便和兩名“新兵”上路了。

“手套、帽子和脖套是不離身的三件套。”賈晨翔說,盡管如此,在冰天雪地里,只要走5到10分鐘,衣服就會被凍透,像盔甲一樣硬邦邦的,寒風吹在臉上,如同針扎一般。

有時候樹林里沒了路,巡邏車開不進去,只能靠步行。行至林區深處,三個人深一腳、淺一腳,呼吸聲、腳步聲、衣服摩擦聲交織在一起。“跟著前輩走,看著他們堅持,我們就不能退縮。”22歲的劉詩洋緊跟其后,脖套上、帽檐上、睫毛上都結滿了一層白白的冰霜。

隨著當地“找北游”不斷熱起來,保障游客安全成了民警們的一項重要工作。北極村地處中俄界江黑龍江南岸,冬天是旅游旺季,很多游客喜歡到江面上游玩、拍照,甚至在冰上冬捕。

賈晨翔說,只要發現有捕魚鑿開的冰窟窿,他們就要趕去處理,“保障界江上的安全,一點不能馬虎。”

北極邊境派出所教導員牛書磊說,70多年來,一代代“戍邊衛士”書寫著“最北忠誠”,鍛造了耐住高寒、耐住寂寞、一心為民、一心為國的北極精神。守好了邊界,就是守好了國、護好了家。(參與采寫:齊泓鑫、唐鐵富、徐凱鑫、謝劍飛)

責任編輯:張澤南

熱圖點擊

网上卖画能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