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建設的滑雪場度假酒店。

綠蔥坡滑雪場總經理胡陶木介紹,綠蔥坡度假酒店投資8000多萬元,按四星級標準設計。今年4月開建,年底將投入使用,以迎接屆時在此舉行的湖北省冰雪運動大會。

鋼筋工胡勝明來自建始縣高坪鎮,在工地上班一個多月,一個月能掙近1萬元。胡勝明說,在這里上班離家近,工資也還不錯,數十名建始老鄉都在滑雪場上班?;﹫鼋ㄔO為這個高山小鎮帶來了新景象,也為當地群眾帶來了致富的新希望。

9月4日,綠蔥坡鎮棗子坪村一組村民易美玉和附近10多名村民在為滑雪場護坡種植草皮,綠油油的一大片草場在陽光下顯得生機勃勃。

工人們正在鋪設草皮。

工人們正在鋪設草皮。

易美玉告訴記者,他們一天可以掙得工資100元,公司還免費為他們提供午餐。在家門口就業,為家鄉旅游發展出點力,他們都心滿意足。

綠蔥坡滑雪場也吸引了不少大學生回鄉就業。綠蔥坡鎮抗家嶺村一組的周金龍,去年從安徽財經大學畢業,在杭州工作一段時間后,最終還是聽從了內心和家鄉的召喚,今年8月初來到滑雪場從事財務工作。在這里上班,簽了合同,買了“五險”,滑雪場管吃管住,每個月有4000多元的工資,還可以照顧到父母親人,他說“不錯了”。

胡陶木指著眼前的坡地:“等明年夏天,這里的草長好了,就可以滑草了。”冬天滑雪,夏天滑草,春天和秋天康養、度假,打造四季旅游,滑雪場將綠蔥坡的旅游產業鏈增粗拉長。

他介紹,滑雪場從2018年5月開建至今,各項建設總計已投入近5億元,現在整個工地上,每天有近1000名工人、技術員、后勤人員、管理員等上崗工作,其中約有五分之一的貧困戶,滑雪場為促進當地人員就近就業、脫貧致富發揮著重要作用。

2018年5月,綠蔥坡滑雪場開建,2019年12月底開門迎客,成為華中地區設施配置級別最高、雪道豐富、接待能力強的頂級滑雪場。開業之初,日均接待游客1000人次,還成功舉辦了湖北省高山滑雪錦標賽,后因疫情,營業20天后,滑雪場按要求關閉。

滑雪場的落地成為這個高山小鎮轉型發展的“加速器”,填補了恩施冬季旅游的空白,實現巴東旅游由自然觀光向滑雪、休閑、避暑、康養轉型,打造成為旅游新IP。

在綠蔥坡集鎮東頭,有一家名為“紅新”的民宿,去年底剛剛開業不久就成為“網紅”民宿。老板娘田紅英是巴東縣民宿協會副會長,她說,這完全是沾了滑雪場的光。

去年底,田紅英剛剛把農家樂升級為民宿后,不少游客因為要來綠蔥坡滑雪、賞雪,游客從地圖、網頁上搜索到她家民宿,13間客房供不應求。單間客房房價從108元一直漲到228元,客人從2019年12月底一直預訂到了2020年2月8日(農歷正月十五)。

后來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,游客來不了,田紅英又把游客的訂金一一退還。“僅那段時間,我至少損失了10萬元。”田紅英坦言。

2017年12月底,巴野公路開通,綠蔥坡成為一個偏僻的角落,怎么辦?田紅英很焦慮。

“巴野路通后,外地人都不從這里經過了,集鎮上一天沒有幾個客,我連農家樂都不想開了,準備關門大吉。”田紅英說,“是滑雪場給我們帶來了新的機遇、新的希望,而且比以前機遇更好,希望更大。”

今年夏天,紅新民宿每天毛收入上萬元,一間客房最高賣到了158元。游客“太湖游子”回家后給田紅英發來微信:“謝謝田老板及家人們的熱情照顧,綠蔥坡16天必將成為我們一家人非常美好的回憶,以后還會再來。”

為了迎接今年底舉行的湖北省冰雪運動大會,田紅英決定再投入幾十萬元對民宿進行改造升級。

在滑雪場的帶動下,綠蔥坡集鎮周邊建起了20家民宿。多家民宿主都有田紅英一樣的想法,目前,梅花民宿、林云居、聚友山莊等都準備對民宿進行改造升級,把民宿做精、把服務做好,讓民宿業帶動綠蔥坡重新崛起。

說起滑雪場對綠蔥坡經濟社會發展的拉動和促進作用,綠蔥坡鎮黨委副書記黃在玉娓娓道來。

滑雪場項目落地后,提振了綠蔥坡干部、群眾的發展信心。“巴野公路開通后,綠蔥坡偏居一隅,更加偏遠、邊緣,大家普遍對綠蔥坡的前景感到擔憂,思想上、干勁上一度有所松懈,情緒上也比較低落。”

40億元的滑雪場項目落地,大家都像吃了定心丸,打了強心針,干勁十足、信心十足。

現在的綠蔥坡,休閑、避暑、康養的客流明顯增多,瀝青路面的街道整潔如新,不足萬人的集鎮人數翻番,外地腔的客人空前增多,賓館、民宿一房難求,夏季旅游為綠蔥坡帶來了近千萬元的旅游收入。

綠蔥坡鎮為了服務好滑雪場建設,主動當好“店小二”,為該項目配套改造升級水、電、路,聯絡、協調各種事項,忙得不亦樂乎。

滑雪場拉動了就業和投資,也改變了綠蔥坡的產業結構比重,推動綠蔥坡產業轉型升級。

幾年前,綠蔥坡還以煤炭為主導產業,“黑金”成為鎮里財政收入的支柱。該鎮最高峰時有40多家煤窯在開采生產,集鎮及四周又黑又臟,污水四溢,河里是灰,山上是灰,連人的鼻孔里都是灰。

煤窯開采還對老百姓房屋安全、人身安全帶來安全隱患。經過幾年集中整治,現在全鎮所有煤礦都停產了。

煤礦停產,煤礦老板另覓出路。在滑雪場項目的引領帶動下,大家看到了新的出路,陳方進、胡宗軍、易美兵、黃治炎、裴大江等5個曾經的煤老板聯合起來,規劃投資16億元在格子河開發天子印旅游景區。

一個礦每年可收入幾千萬元,對煤老板來說,停產有陣痛。陳方進說,這種痛是暫時的,也是必須的,為了子孫后代,為了長遠發展,我們必須學會忍痛割愛。

天子印景區目前通過了規劃評審,已投入資金1000多萬元,修建旅游公路、游步道等的基礎設施。

從黑色的煤礦經濟轉型發展綠色的旅游經濟和白色的滑雪經濟,已經成為綠蔥坡干部群眾的共識,這種共識,既是政策引領的結果,也是滑雪場示范帶動的結果。

責任編輯:丁瓊
网上卖画能赚钱吗 甘肃快3今天44期开奖结果 黑龙江6+1开奖视频 北京pk拾开奖现场直播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举例 湖北体选30选5 福彩快3玩法中奖规则 五分彩不给提现怎么办 东营股指期货配资 浙江6+1 七星彩精准专家预测